网站地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 >

破“土”而出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编辑:陈建 时间:2019-06-04 09:50:14 点击次数:

 
 
破“土”而出  
 

破“土”而出

南京土壤所领导组织中国土系调查与土壤数据平台建设。

■本报记者 陆琦

对于中国土壤学界而言,2018年是一个可以写入历史的年份。

2018年8月12日,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(以下简称南京土壤所)所长沈仁芳率领23位科研人员来到巴西里约热内卢,参加世界土壤学大会。他们此行的重要任务之一是申办第23届世界土壤学大会。

经过与加拿大激烈角逐,中国代表团最终胜出——2026年,全球土壤科学界最大的盛会将首次来到中国。

消息传来,中国土壤学界一片欢腾。到2026年,国际土壤学联合会(IUSS)就102岁了。“终于轮到中国主办世界土壤学大会。整整一个世纪,这是几代中国土壤人的梦想。”沈仁芳的眼中,透出仿佛“申奥”成功的喜悦。

然而,他的目标还不止于此,“将来我们要引领世界土壤学科的发展”。

作为我国土壤科学的国家战略科技力量,南京土壤所被认为是“土壤科学领域有重要影响力与不可替代的研究机构”。近5年来,该所通过以问题为导向的体制机制改革,更好地调动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,持续引领土壤学科的发展,正在向“我国土壤科技创新高地和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特色研究机构”的目标进发。

特色定位 孕育萌芽

2015年1月7日,南京土壤所全体研究人员聚集在会议室里,一次事关研究所未来发展的动员大会即将召开。

几个月前,中科院启动“率先行动”计划,将研究所分类改革作为突破口和着力点,提出按照创新研究院、卓越创新中心、大科学研究中心、特色研究所四种类型,对现有科研机构进行分类改革。

“我们选择特色研究所是毫无疑问的。”沈仁芳坚定地说,“自1953年成立以来,南京土壤所就具备特色所的定位——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和区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。”

在这次动员大会上,全所上下达成共识:土壤是粮食安全与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物质基础,南京土壤所要让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,让老百姓吃得放心、住得安心。

“这个改革正是我们的方向!”不少人举双手赞成。

然而,改革是一场“革命”,改的是体制机制,动的是既得利益。有人担心,特色研究所就是支持关键方向的,那自己能不能获得支持?

为此,南京土壤所领导班子动了一番脑筋。最后,沈仁芳明确提出:南京土壤所就是一个特色研究所。

“我们的学科性质决定,课题组间需要合作,某一个人的贡献不可能大到可以覆盖所有人。”沈仁芳认为,改革要有一定的普惠性,挫伤大部分人积极性的政策肯定不是好政策。当然,普惠不等于平均主义,重点支持贡献大的,即使没有直接贡献的也要有所体现,让大家都能分享到特色所改革的红利。

如此一来,大部分人的心态稳定了。

2015年1月19日,南京土壤所向中科院机关提交了特色研究所试点建设方案,并开始准备特色研究所建设方案论证。

“那段时间经常加班到凌晨一两点,修改汇总材料。汇总过程中,不管几点,随时和科研人员沟通。”南京土壤所科技处处长滕应记忆犹新。“围绕研究所的发展,大家都觉得有责任和动力来推动此次改革。”

科研人员纷纷感慨: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举全所之力,一往无前,那种感觉特别好。

哪里是问题所在,哪里就是改革的发力对象;哪里有瓶颈制约,哪里就是改革的主攻方向。

“我一开始对机构改革有一定的情绪,所里的科研经费已经够了,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干。”沈仁芳坦言,“不是为改革而改革,好的坚持即可,但一旦有问题就要立马采取措施。”

事实上,体制机制中的瓶颈问题的确存在。

通过一次次沟通、推进,大家对“改什么”在认识上逐渐达成统一,“怎么改”的具体路径开始变得清晰,改革的共识与动力不断汇聚——通过以问题为导向的体制机制改革,更好地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,优势力量和主要工作更加聚焦于“土壤地力与保育”和“土壤污染与修复”两个特色方向,在农田土壤地力提升、土壤污染修复、土壤资源决策支持服务等方面力争取得重要突破。

协同创新 树大根深

南京土壤所研究员孙波曾有过一次难忘的项目申请失败经历。

2012年,原农业部向国家提交了80多个科研项目。其中,孙波牵头的全国土壤酸化治理项目排在第十,是个大团队项目,经费接近1亿元。可结果他的项目最终被“砍”了,原因是“优先支持小项目”。

孙波至今仍不无遗憾,“现在的科学研究变得越来越‘大’了,不像过去,小项目很多”。

如今,越来越多的大项目开始出现。“不再是单兵作战的时代了,协同起来胜算更大。”南京土壤所研究员杜昌文深有感触。“单独的课题组就像一根根手指头,协作的大团队好比握紧的拳头,拳头再小,也比手指有力量。”

于是,南京土壤所瞄准国家粮食安全、藏粮于地、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国家重大战略需求,对原有60多个PI进行优化组合,整合各学科组优势力量,设立土壤资源与信息、土壤地力与保育、土壤环境与修复、植物营养与肥料、土壤生物与生态等5个以问题为导向的研究部。

研究部的组建,打破了“有人才、没团队”的状况,实现了“PI作坊式”向“大兵团作战”的转变,优势力量和主要工作更加聚焦于“土壤地力与保育”和“土壤污染与修复”两个特色方向。

如果说,PI制(课题组长负责制)实现了“公社集体制”向“个人承包制”的转变,那么,研究部则实现了“个人承包”向“集体经济”的扭转。

PI制的贡献在于,把研究人员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,有利于自由探索,但碎片化、低水平重复、同质化竞争导致的难以集中解决国家重大需求等问题日益凸显,不利于集中力量承担国家重大科技任务、解决综合性问题、凝练重大成果。

以前项目招标,南京土壤所常常有两个甚至多个研究团队去PK,让沈仁芳哭笑不得。现在任何一个地方招标,各个研究部内部会协调好,所里只有一个团队前去投标。

最新文章
Copyright © www.nongan123.com 农安信息网
主办单位:农安信息网 www.nongan123.com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联系我们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