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原创 >

30岁的少年多兰:新片献给我的朋友们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编辑:陈建 时间:2019-05-29 09:34:11 点击次数:

  当他们勉强同意出演一部学生短片作品时,他们俩必须要演一出接吻戏。这个吻改变了马蒂亚斯和马克西姆之间的感觉——周围亲近的朋友也受到了影响,他们试图去分辨两人之间是否存在友情以上的感情。多兰最开始是个童星,作为导演,他的其他作品还包括《双面劳伦斯》、《汤姆在农场》、《妈咪》还有《约翰·多诺万的死与生 》。


  Mtime: 从许多方面来看,这部电影都是你最真情实感的一部作品。跟你其他的一些作品相比,里面的角色似乎更加讨喜,少了些争议。你是有意这样做的吗?


  多兰: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意这样做的,这次在镜头的运用上,我的风格化减弱,采用了更自然的方式,这是我的选择。但我从来没觉得我其他电影里的角色是具有争议性的。我的目的是想向现实生活中我爱的这些朋友致谢,我们在电影里扮演的不是我们本人,里面讲的也不是我们这一帮朋友的故事。我只是想有一部电影可以体现出朋友之间的那种柔软、温柔的感情。而且更加稳固,平静,温和。


30岁的少年多兰:新片献给我的朋友们



  Mtime:给你灵感去拍摄这部电影的友情,可以追溯到什么时候?


  多兰:Catherine Brunet(在片中饰演Lisa)饰演照顾我的女孩,我俩8岁的时候就认识了。我们都是童星,很早就一起拍电影电视剧。另外一些人跟我是7年前、5年前认识的。他们都能让我产生归属感,这是我生命中缺失的部分,我真的没怎么有过这样的感觉,至少从高中以后就没有过了。


  Mtime:也就是说你们在二十多岁的年纪遇到了彼此?


  多兰:我们要么是刚认识,要么就是重新认识了彼此。有些人跟我是两年前才认识的,我想说的意思是,我们不是那种一对一的密友,而是一群在过去两三年里变亲近的人。


30岁的少年多兰:新片献给我的朋友们

本届戛纳红毯上的多兰

  Mtime: 这群人在一起的场景令人感觉很真实,诚恳,这是从你们的真实经历中提炼出来的吗?


  多兰:也不全是。就像我说的,这不完全是我们自己的故事。 你在其中某一个角色身上看到的特点,可能是从其他人身上借鉴来的。但这些角色都是由职业演员扮演的,不是找素人去显得“真实”或者让他们即兴发挥的。这些戏都是按照剧本精心设计的,我们还会彩排,因为要想营造出那种真实感,不是通过即兴发挥可以实现的,它需要严密的设计。


  我们不是很喜欢临场发挥。那种方式对有些人来说可能很有效果,但对我们来说,反而会让我们觉得假或者做作,发挥受限。所以我们会把每场戏都写下来,并且不断反复修改,直到每句台词都达到完美,跟我们平时说话有一样的感觉。


  Mtime:在两位主角马蒂亚斯和马克西姆接吻之前,你把镜头切掉了。为什么要这样做?电影里其实表达了,镜头前发生的事会影响到真实生活,你能谈谈这个方面吗?这是你自己的经历吗?


  多兰:我不清楚自己是否有这样的经历,电影带给我的情绪和感觉一直渗透在我的生活中,影响并决定了我的一些行为、反应,还有我对生活的看法。我觉得这种影响是双向的——电影影响生活,生活也会影响我们创作、拍摄电影的方式。但我是故意不展现那个吻的,我觉得从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知道,要跟好友接吻这个主意让马蒂亚斯很不好受,心烦意乱,但马克西姆就没那么在乎。


  马蒂亚斯的生活过得按部就班——有一份工作,谈一个女友,有一套系统控制着他的整个生活方式。但马克西姆却什么都没有,他还准备踏上一场漫长的旅行,而且对于自己的性向或男性意识,以及自己是否具有阳刚之气这种事,马克西姆似乎看得不是很重。反正从小到大,他的胎记(在电影里,马克西姆侧脸有一块胎记)已经让他觉得自己跟别人不同了。


  所以我觉得,这种张力在银幕上出现之后,把吻戏卡掉会更有意思,因为这样会留有一点悬念,让人产生想要看这个吻戏的欲望。我们只能看到他们在客厅一起看那部短片时,镜子里映出的样子。我们是故意要收着的,这样才能让大家想要去看吻戏,而当吻戏真的来了,情绪才得到释放,比起在前面看吻戏,这里的刺激更强——至少我是这么觉着的。


30岁的少年多兰:新片献给我的朋友们


Gabriel D'Almeida Freitas饰演的马蒂亚斯


  Mtime:当你拍新片的时候,是否会因为大家的期待而觉得有压力?


  多兰:会有压力,以前我不觉得压力大,那时候感觉比现在好多了。但后来我觉得应该用同样态度去面对批评与奉承,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到真正的自由。我做了很多努力,想要满足我读到的一些对我作品的批评。我重新塑造了自己,改变了自己的思维方式,就是想迎合一些人。这很奇怪,因为二十到三十岁中间这十年,我觉得别人都在说我做得太多了,或者我的电影太吵,太绚丽,太激烈。


  为这次我决定做一些相对冷静,平缓,柔和的东西,但是我觉得又不够了。至少我觉得这次不够令人印象深刻。所以,我有点抵触人们对我作品的负面评价,我一直很在意别人的看法,我已经不知道该舍弃什么、注重什么了。我怎么可能不去在意?那些说自己从来不看任何评论或者批评的人让我觉得很困惑,因为不看这些,你怎么知道大家是如何看待你的作品的?


  而且在拍摄中,这些想法会给你带来困扰;人们会怎么想?这一次他们又会怎样评价我?他们会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?很难处理,所以我三十岁之后想去演戏


30岁的少年多兰:新片献给我的朋友们


“电影献给我的朋友们,但不完全是我们自己的故事”


  Mtime:为什么会给马克西姆在脸上设计一块胎记? 


  多兰:我对伤疤和胎记一直很着迷,我总觉得它们很美丽,尤其是因为我知道有伤疤或胎记的人们反而觉得它们很丑,也觉得自己很难看。也许他们长大以后学会了爱自己,但你感觉得到,这是他们人生中的难关,是他们必须面对的问题。有时候我也得努力去抵抗别人对我的看法和评价。我早就想在我的电影里用一下胎记这个设定了,我觉得这对马克西姆的意义很大,很重。


最新文章
Copyright © Www.nongan123.com 捕鱼达人|炸金花|斗地主|跑得快|二八杠|红黑大战|拼三张 版权所有
主办单位:农安信息网 www.nongan123.com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联系我们网站地图